娱乐新闻 演出资讯 读书 文学经典 %E6%96%B0%E6%97%B6%E4%BB%A3%E8%B5%8C%E5%9F%8E%E4%BA%9A%E5%B7%9E%E6%9C%80%E4%BD%B3%E5%9C%A8%E7%BA%BF文艺 新书上架 文化%E6%96%B0%E6%97%B6%E4%BB%A3%E8%B5%8C%E5%9F%8E%E4%BA%9A%E5%B7%9E%E6%9C%80%E4%BD%B3%E5%9C%A8%E7%BA%BF 历史钩沉 老照片 鉴赏收藏 今夜星空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娱 > 读书 >
邂逅李克明
时间:2020-11-23 09:49   来源:%E6%96%B0%E6%97%B6%E4%BB%A3%E8%B5%8C%E5%9F%8E%E4%BA%9A%E5%B7%9E%E6%9C%80%E4%BD%B3%E5%9C%A8%E7%BA%BF新闻网—%E6%96%B0%E6%97%B6%E4%BB%A3%E8%B5%8C%E5%9F%8E%E4%BA%9A%E5%B7%9E%E6%9C%80%E4%BD%B3%E5%9C%A8%E7%BA%BF晚报
%E6%96%B0%E6%97%B6%E4%BB%A3%E8%B5%8C%E5%9F%8E%E4%BA%9A%E5%B7%9E%E6%9C%80%E4%BD%B3%E5%9C%A8%E7%BA%BF日报新闻热线:0318-2073456    %E6%96%B0%E6%97%B6%E4%BB%A3%E8%B5%8C%E5%9F%8E%E4%BA%9A%E5%B7%9E%E6%9C%80%E4%BD%B3%E5%9C%A8%E7%BA%BF晚报新闻热线:0318-2065067、2061234

邂逅李克明

著名作家李克明是饶阳县西支沃村人,是孙犁的老友。

我对李克明的最初印象,是读描写五公人物的报告文学集《花开第一枝》。那本书的作者大多是天津和河北的著名作家。其中刊载李克明先生两篇文章。一是和韩映山合写的《拖拉机上姊妹花》,一是他自己创作的《富裕中农李亨通》。后篇写了一个对合作化犹疑、观望、抵制甚至几欲较量高下的人物。作家观察细腻,刻画生动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

依我有限的经验看,正面人物采访稍容易些,群众也愿意积极提供素材。而采写落后的人和事,本人肯定拒绝配合,乡邻议论也会有所顾忌。所以如能采写成功的作家,定是出类拔萃大手笔。

见到这个大作家纯属偶然。

一九七三年,我在饶阳县团委工作。有天值班时来了一位衣着朴素的高个汉子,声称找王瑞增。王是原团县委书记,刚调留楚公社任党委书记,也曾有文章收入《花开笫一枝》。来人听说没有瑞增,似露失望之色,有些焦急地说:“我叫李克明,是瑞增的朋友。”说是来给当知青的儿子办返津手续,想转团员关系。

此事正属我的工作范围,我马上帮他办好,又忙着让座倒水,想和他多说几句话。但他却行色匆匆,说要去公安局转户口。我送他出门老远,又详细指给公安局的住址。当时正逢文革期间,他这个曾被划右的“老九”可能处处常遭冷遇,所以对我的热情似有感动,连说“请回”,并使劲握了我的手。我想,他如感到几丝故里的温馨,肯定认为是因了瑞增同志的关系,绝不会猜到还因为有一个业余作者的敬仰。

一九八二年,县里开党史座谈会,有一百多人与会。做为老干部,李克明也在被邀之列。我那时在县委秘书科,做为会务人员一直参与大会服务。期间我留意观察李克明的举止,见他基本没有发言,却像个服务人员或新闻记者那样,总拿着本子记录别人回忆党史事件和英烈故事。休会和晚间他也继续走访其它房间的老干部。有次还向我打听一位老同志的房号。

我与他距上次见面已近十年,他自然认不出我,我也不便旧事重提。会议结束后王瑞增在家请他吃饭,李克明却谈到了帮儿子办手续的饶阳之行。瑞增告诉我说,克明的短篇小说集《荷灯记》已经出版,中篇小说《小小的铁流》还得了全国文学大奖。这次参加党史会,又搜集了不少素材,正在准备创作故乡抗战的长篇巨制。

果然不到一年,李克明就出版了长篇小说《博陵血》,赠给县委机关几包书,我也有幸得到一本。阅读时,我总想在其中寻觅自己所知的英烈形影,所以仔细看了好几遍。后听说书中的主人翁“白马司令”,是以饶阳著名烈士王春辉为原型塑造的,也有说“白马司令”就是冀中区司令员吕正操。其他人物自然更是众说纷纭。此书人物塑造个性鲜明,故事情节非常精彩,语言朴素精练,获得很高声誉。

后读《孙犁全集》,又知李克明还是孙犁的至交老友。同赴天津后,孙犁在天津日报社,克明在百花文艺出版社。他多次写过孙犁,孙犁也十数次写过他,并给他的小说集《荷灯记》慨然作序。开头即说:“克明同志很谦虚,最近来信要给他的小说集做篇序,这是不好推托的。”在这篇序言中,孙犁满怀深情记述了和李克明的交往:“我和克明认识,是在抗曰战争结束,我在河间一带工作的时侯。真正熟起来,是在土地改革时期,我在饶阳大官亭工作的时侯。他那时穿着军装,脸上总是充满笑容,很容易使人亲近。他那时已经常常在《冀中导报》的文艺副刊发表作品了。”

孙犁对李克明的才华非常欣赏,对他的“屡屡跌跤”充满同情。十分沉重地写到:“土改期间以莫须有的问题受到审查;事情过后,又被错划成右派。背着这个黑锅,经过一九六六年以来的运动,其遭遇的艰辛是可以想象的。他被下放到郊区,自己筑土,伐木,打坯盖房,携家带口,在那里生活了好几年。”根据孙犁文章的叙述,李克明到饶阳办理儿子返津之事,大体就是在这个阶段。

无论风云变幻,还是宦海浮沉,李克明总是把孙犁奉为良师益友,孙犁也始终对克明念念不忘。孙犁曾在文章中写到:“进城以后,克明常来看我。我病了,他从北京买来一大瓶中药丸。”晚年又在一篇名为《吃菜根》的散文中说:“今年冬季,饶阳李君,送了我一包油菜甜疙瘩,用山西卫君所赠棒子面煮之,真是余味无穷。”文中所谓李君,我想也是说的李克明。

(责任编辑:丹微)


声明:
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%E6%96%B0%E6%97%B6%E4%BB%A3%E8%B5%8C%E5%9F%8E%E4%BA%9A%E5%B7%9E%E6%9C%80%E4%BD%B3%E5%9C%A8%E7%BA%BF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质,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
·电话:0318-2065027 %E6%96%B0%E6%97%B6%E4%BB%A3%E8%B5%8C%E5%9F%8E%E4%BA%9A%E5%B7%9E%E6%9C%80%E4%BD%B3%E5%9C%A8%E7%BA%BF新闻网 传真:0318-2023128 邮箱:hsxww1@163.com
·稿件处理时间:9:00—18:00
阅读推荐
专题策划

新时代赌城亚州最佳在线